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控诉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控诉

我叫做阿萍,写本文时廿三岁。在大陆,我都算得是个知识分子,读过高中,离开学校之後,亦做过几份不同的职位,可惜每份职业都是赚不到多少钱,对我来说,的确与理想距离太远了。我是在上海长大的。上海嘛!是中国最有名气的大都市,很少有人不知道的,而我生长在上海,亦分享到这份繁荣。不过,在繁荣的背後,又有几多人知道是充满血泪呢?虽然说,我们的祖国经济起飞,只是身为知识分子的女性,要冒出头来可不简单,由於不少女性都希望找到生命的突破,不惜各出奇谋,有的情愿嫁个老外移民出去了,有的甚至嫁个日本人,移民到日本去。近年来,上海姑娘做“过埠新娘”的越来越多。除此之外,一部分的女性也想尽办法,以出国留学为名,以赚大钱的目的为实。当然,要出国,并非说说就可以去那麽容易,除了要搞许多复杂的手续,搭通天地线之外,还要有钱!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嘛,在一片“向钱看”声中,有钱就万事通。我算是幸运,一九九二年,我获得“出国许可证”,获准到日本留学。不怕讲,我们名义上是“留学”,骨子里是借留学日本之便,暗地里是赚日本鬼子的钱。原来日本男人对东方女性很感兴趣,只要有办法混进日本,就很容易赚到一份入息丰厚的职业,通常我们一群来自上海的女孩子,都是被推荐到酒吧工作,也就是当女侍应,或者是在歌舞厅献技。而这些娱乐场所,是集中在东京的新宿,那里的酒吧、舞厅、和酒楼,养活了不少来自祖国和菲律宾的女性。在日本,女性是没有地位的,男人可以随街打女人,十分平常,至於我们一群所谓“女侍应”,其实是“私娼”,任由日本男人鱼肉也不敢反对,我们都忍住了泪水,希望尽快赚到足够的金钱,就衣锦荣归。

至於我,是在一家歌舞厅当“歌舞女郎”。那家歌舞厅生意旺盛,每天晚上十时後便人山人海,喝得半醉的日本男人,三杯酒到肚子後,便丑态百出。他们袋子里有的是钞票,就随便可以召“歌舞女郎”下来“坐台”,进而“买钟”带小姐出街。你可以想像得到,“出钟”当然不是吃吃喝那麽简单,坦白的说,“出钟”就是作进一步的“性关系交易”。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我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意把肉体当作商品,去给日本男人泄欲的,但我又有甚麽办法呢?一则,我来自上海,言语不通,又无亲无故;二则是个“黑户”,即是说,我并无居留证,是个“黑市居民”,一旦被警方抓到,後果是不堪设想。在这种情形之下,唯有咬着牙关去面对残酷的现实。我已经二十三岁了,对於男女间的事,也略知一、二,何况,我早已有了亲密的男友,而且也和他有过性关系。第一次同“日本男人”出街时,我的心情是很沉痛的。这是个中年的日本男人,外表也颇斯文的, 说他是个出入口商人,和他见面时,他还是彬彬有礼的,那知道当我进入他的房门,他就露出了狰狞面目。他叽叽咕咕一番,然後粗暴地撕破了我的衣服,目露凶光,不由分说地就把我推倒在床上。跟住他发出狞笑,用力捏着我的乳房,我痛得大叫!进一步,他竟然一声不响的,拿出一条预先准备好的绳索,把我的双手绑着了,我想挣扎、想逃跑,但都失败了。这时候,他爬在我的身上,用他又硬又钝的家伙,向着我最敏感的地方冲进去,这一阵子,使我痛入心坎。“救命!救命呀!”我叫着痛!泪水不断地涌出来。但他却阴阴笑,然後再不顾一切地疯狂冲刺,这时,剧痛加烈,我拚命地挣扎,他在一怒之下,“啪啪”两声的给我两下耳光,打得我满天星斗。好不容易才令他发泄了兽欲,我才舒了一口气。对我来说,这是毕生人难忘的一次经历。从此之後,差不多每一个晚上我都要面对同样的遭遇,忍受着日本鬼子的强奸,这种痛苦,又有谁可以倾吐呢?直到有一个晚上,恶梦终於降临了。那天的深夜,大队日本警察冲上我上班的歌舞厅来查证件,由於我没有签证,结果就被抓了。我们这一批有几个来自中国的女孩子,在警局的拘留室挨了一个晚上,又渴又饿,我首先要求要喝点水,怎料那些警察却冷冷地答∶“喝水?你到厕所去喝好了。”我不服气地说∶“厕所水怎可以喝?”“不忍得都要忍着,这里不是酒店!”就在这时候,一个凶神恶煞的警察走过来,不由分说,就一巴掌把我打得跌倒在地上,然後又将我揪起来,打了一拳,我面部流血,我忍着痛,没有求饶,反而把嘴里的血喷在他的面上。那警察就变得更凶了,他大力用皮靴狂踢我的腹部,令我痛得口吐自泡,跟着,我被手铐扣着,动弹不得。被拘捕後的第二天,“歌舞厅”的老板,终於委托了一位律师到警局来交涉,一名警察直认不讳说对我曾经使用武力,但却诬告我,说是由於反抗才动用武力,这些当然是废话。虽然有律师来担保,但我依然未获准和律师见面,律师警察进行了激烈的争辩,事情越闹越大,许多日本记者也来采访新闻,甚至电视台也报道了这项消息。我本来也希望在日本一边工作、一边上学的,可惜由於我的功课追不上,便给东京国管局拒绝签证,就这样,变成了“黑户口”。记者问∶“是否黑户就可以被殴打呢?”一名管理局职员说∶“因为她说谎,我们才会动手。”天呀,这是日本的法律吗?我的律师有向日本当局要求赔偿,并追究刑事责任,是否成功,我也不知道。有人私下对我说∶“中国人在日本被欺负、被殴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是没有人向公众披露而已。”令我心痛的是∶在声声中日友好声中,中国人受到这种待遇却得不到保护,我们的领事走到哪里去呢?我要向日本鬼子提出血的控诉!- 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