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寡婦的嶽母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寡婦的嶽母

我和玲玲剛結婚不久,她的爸爸因車禍去世了。由於玲玲沒有兄弟姐妹,所以我和玲玲商量,邀請嶽母搬過來一起住。而嶽母不想打擾我們小夫妻的生活,說等我們有了小孩後再一起住,以便照料她的外孫。我們也隻好答應了。嶽母和我們不是住一個城市,相距大約四十公裏,所以我們很少去看他們。有時我和玲玲去看她,給她買點禮物,生活用品或者換煤氣什麼的。有一次傍晚,我出差順便看看嶽母,看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我打開大門,隻聽見嶽母臥室裡麵傳來喘息聲。我以為嶽母生病了,就連忙推門一看。我驚呆了,隻見一幅活春宮圖呈現在我麵前。嶽母赤身裸體的壓在一個男人身上,嘴裡含著那個男人的肉棒不停地吮吸,而那個男人正用舌頭舔著她的陰部。原來他們正躺在床上進行「69」式口交。嶽母見我開門進來,不知是驚嚇還是害羞的緣故,「啊」了一聲連忙用被子遮住他們的身體。我也不好意思,連忙關上門,走到客廳裡看電視。其實,那個男人我是認識的,他是玲玲爸爸的朋友朱叔叔,兩家的關係很好,我和玲玲在他家還吃過飯。我想,嶽母也隻有四十來歲,死了丈夫,這樣也情由可原吧!大約過了十來分鐘,朱叔叔走了出來,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小俊,你來啦」,連忙開門走了出去。過了一會兒,嶽母走了出來。她披著長長的秀髮,那雙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為迷人,姣白的粉臉白中透紅,而艷紅唇膏彩繪下的櫻桃小嘴顯得鮮嫩欲滴。嶽母保養的很好,肌膚雪白細嫩,身材凹凸玲瓏,被緊緊包裹在一條開了很高岔的黑色的低胸洋裝內,露出大半的趐胸,渾圓而飽滿的乳房擠出一道乳溝,被纖纖柳腰,裙下一雙穿著黑色長絲襪的迷人、勻稱而又修長的玉腿從裙子的開岔露了出來,大腿根都依晰可見,腳上穿著一雙粉紅色的拖鞋,潔白圓潤的粉臂,成熟、艷麗,充滿著風韻的嫵媚。我看得呆了,還從沒發覺嶽母有這麼性感漂亮。「小俊!……」「哦!」這一聲驚醒了我,我感到我肯定失態了。我的臉一下就紅了,而嶽母的臉更紅了。「我不知道怎麼和你解釋」,嶽母停頓了一下接著說,「玲玲的爸爸去世以後,我一個人在家,朱叔叔經常來看我,關心我,所以……」我連忙說,「媽媽,我明白。」「你不會告訴玲玲吧?」「我不會的,您放心!」「你還沒吃飯吧?」「還沒有,我也不餓。」「那怎麼行?我去買菜給你做飯。」嶽母笑了笑,接著走進臥室,換下剛穿的長裙,走了出去。我看著電視,不時想起先看見的情景,不禁有點浮想聯翩。「或許,我今晚可以和嶽母做愛呢!」這時膽子也大了起來,我打開嶽母的臥房,裡麵有一個大衣櫃和梳狀台,剩下的空間就是一張很大的床,就像一個舞台,肯定是特製的。床上的被子沒有疊,剛才的痕跡還在。我照著躺下,好舒服,我閉上眼夢想:要是能與嶽母共枕該有多好啊!躺了一會兒,我起來拉開衣櫃,「哇!」裡麵有好多嶽母的衣服,每一套都是那麼漂亮。我想,要是能把這些衣服穿在嶽母身上,然後我再一件件脫下,那不知會有多爽!於是我拿出剛才嶽母穿的長裙在懷裡抱了抱,在衣服的前胸位置親了親,然後我又打開旁邊的一個櫥櫃。裡麵全是嶽母的內衣褲,三角褲是那麼的花俏、性感。放好衣服,我關上門,心不在焉的看著電視。吃了晚飯後,我洗了澡,而嶽母又換上了那件漂亮的長裙。因為那難為情的事使嶽母感到羞愧,加上我翻看了嶽母的衣物又增加了與她作愛的慾念,我的膽子也比平時大了許多。於是我不失時機的問道:「媽媽,我有個問題想問你,你不準生氣哦。」「什麼問題?」「你要保證不生氣我才問。」我說。嶽母笑了下,「不生氣,你問吧!」「如果我不來,朱叔叔是不是就在這兒過夜?」「你為什麼這麼問?」嶽母覺得很奇怪。「兩家關係這麼好,如果劉阿姨知道了,那怎麼辦?」「哦,他大約八九點鐘就回家吧。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唉,我也怕別人知道啊。」「媽媽,你剛才沒做成,現在想不想啊?」「你怎麼這麼問?」嶽母臉一下子紅了。「媽媽,如果你想,我可以滿足你呀!」我想我應該攤牌了。我雙手用力,把她整個上身抱到懷裡。本想一個長吻下去的,但我看到她秀髮後那美麗的麵頰,我停了下來。嶽母可能也被這一突然而呆了,但她沒有反抗。我把嶽母的長髮撩起,慢慢地,我感到嶽母芳心奔跳、呼吸急促,緊張得那半露的趐乳頻頻起伏。此時的她已不勝嬌羞、粉臉通紅、媚眼微閉。她的胸部不斷起伏,氣喘的越來越粗,小嘴半張半閉的,輕柔的嬌聲說:「小俊,我們不要這樣?」我已意識到嶽母今晚不會拒絕我了。「媽媽,讓我滿足你吧,我會讓你很舒服的……」我用火燙的雙唇吮吻她的粉臉、香頸,使她感到陣陣的癢,然後吻上她那嗬氣如蘭的小嘴,陶醉的吮吸著她的香舌,雙手撫摸著她那豐滿圓潤的身體。她也與我緊緊相擁,扭動身體,磨擦著她的身體的各個部位。我用一隻手緊緊摟著嶽母的脖子,親吻著嶽母的香唇,一隻手隔著柔軟的絲織長裙揉弄著她的大乳房。嶽母的乳房又大又富有彈性,真是妙不可言,不一會兒就感乳頭硬了起來。我用兩個指頭輕輕捏了捏。「小……小俊,別……別這樣,我是……是你……你的嶽母,我們別……別這樣!」嶽母一邊喘氣一邊說。這時慾火焚身的我怎還管這些,再加上嶽母嘴裡這樣說,而手卻仍還緊緊的抱著我,這隻不過是嶽母的謊言而已。我怎能把這話放在心上而就此罷了?我不管嶽母說什麼,隻是不斷地親吻著那紅潤並帶有唇膏輕香的小口,堵著她的嘴,不讓她再說什麼,另一隻手掀起她的長裙,隔著絲襪輕輕摸著嶽母的大腿。嶽母微微的一顫,馬上用手來拉著我的手,欲阻止我的撫摸。「媽媽!小俊以後真的對你好,小俊不說謊的,媽媽!」我輕輕地說道,同時我撈出我那根又粗、又長、又硬的大雞巴,把嶽母的手放在雞巴上。嶽母的手接觸到我的雞巴時,她慌忙縮了一下,但又情不自禁地放了回來,用手掌握著雞巴。這時我的雞巴已充血,大得根本握不過來,但嶽母的手可真溫柔,這一握,就讓我有了一種說不出的快感,真不知道把雞巴放到嶽母的小屄裡會是什麼滋味,會不會才進去就一洩千裏而讓嶽母失望?「媽媽,你喜不喜歡?」我進一步挑逗著說。

嶽母羞得把頭低下,沒有說話。而我再次將嶽母嬌小的身體摟入懷中,摸著嶽母的大乳,嶽母的手仍緊緊的握著我的雞巴。「我們……我們別再做……做下去了,就……就像這樣好嗎?」「媽媽,你說像哪樣?」我裝著不知道的樣子問道。「就這樣了嘛,你盡逗我。」嶽母嗲聲嗲氣好似生氣了一樣地說。「媽媽別生氣,我真不知道是像什麼樣,媽媽你告訴我好不好?」我抓住機會再一次問嶽母。我心裡很清楚嶽母這是什麼意思,嶽母現在是又想要又不好明說,因為我們的關係畢竟是嶽母與女婿,她不阻止,一會兒就輕鬆讓我得到她,這不就顯得她太淫蕩了。當然,這是她第一次和她女婿做這種事,她的心裡肯定是很緊張的。「小俊,就……就像這樣……抱著……我,吻……我……撫摸……我!」嶽母羞得把整個身子躲進了我的懷裡,接受著我的熱吻,她的手也開始套玩著我的雞巴。而我一隻手繼續摸捏嶽母的乳房,一隻手伸進嶽母的秘處,隔著絲質三角褲撫摸著嶽母的小屄。「啊……啊!……」嶽母的敏感地帶被我愛撫揉弄著,她頓時覺全身陣陣趐麻,小屄被愛撫得感到十分熾熱,難受得流出些淫水,把三角褲都弄濕了。嶽母被這般撥弄嬌軀不斷柳動著,小嘴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呻吟聲:「嗯……嗯……」我把兩個手指頭並在一起,隨著嶽母流出淫水的屄口挖了進去。「啊……喔……」嶽母的體內真柔軟,我的手上上下下的撥動著嶽母的子宮,並不斷地向子宮後深挖。「哦……啊……」粉臉緋紅的嶽母本能的掙紮著,夾緊修長美腿以防止我的手進一步插入她的小屄裡扣挖。她用雙手握住我挖屄的手,我於是拉著她的一隻手和在一起撫摸陰核。「嗯……嗯……喔……喔……」但從她櫻櫻小口中小聲浪出來的聲音可知,她還在極力想掩飾內心悸動的春情。但隨著我三管其下的調情手法,不一會兒嶽母被撫摸得全身顫抖起來。一再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淫蕩的慾火,嶽母的雙目中已充滿了情慾,彷彿向人訴說她的性慾已上升到了極點。我也管不了嶽母剛才說的話了,而我想嶽母也不會再說剛才的話了。我隨即把電視和燈關閉,將嶽母抱起進到她臥房,輕輕地把她放在床上,然後打開床頭的檯燈,把它調得稍微暗一點以增加氣氛。關上門,脫光我的衣褲,上床把嶽母摟入懷中,親吻著她,雙手將她的長裙脫下。隻見她豐盈雪白的肉體上一副黑色半透明襄著蕾絲的奶罩遮在胸前,兩顆趐乳豐滿得幾乎要覆蓋不住。黑色的長絲襪下一雙美腿是那麼的誘人,粉紅色的三角褲上,屄口部份已被淫水浸濕了。「媽媽,我要你像對朱叔叔那樣對我!」嶽母羞紅著臉,她輕輕的拉下我的內褲,已經佈滿青筋的陽具,蹦的跳了出來。「啊!」嶽母睜大眼睛,「好大……比我想像的還要……」「媽媽,已後你要它就是你的了」「小俊……」嶽母張開嘴,把我的陽具含了進去,用嘴來回的套動我的陽具,口中發出嗯嗯的滿足聲音。「嗯……媽……好……你好棒……」「小俊,你的真的好大,媽的嘴都快塞不進去了!」說完又含了進去,彷彿要把它吞進肚子似的。這種感覺實在太舒服了,我把嶽母的身體轉了過來,讓我的嘴可以親到她的陰戶。嶽母很柔順的任我擺佈,嘴一直沒離開的的陽具,好像怕它跑走一樣。隔著薄紗透明的水藍色蕾絲三角褲,我撫摸著嶽母已經濕潤的部位,因興奮而流出的淫水,已經滲濕了中間那條裂縫,原本已經從三角褲邊緣露出的些許陰毛,現在更是整片顯現出來,我把嘴貼緊嶽母的陰戶,用舌頭舔著那條細縫.「嗯……嗯……」嶽母一邊含著我的陽具,一邊舒服的輕哼著。「媽,你舒服嗎?」我輕輕拉開她三角褲蓋著陰戶的部份說.「嗯……,你好壞,……哦!……好女婿……媽……喜歡. 」嶽母嬌聲的說.終於,我看到了嶽母的陰戶,細縫中泛出的黏稠淫水,濕透了那件三角褲,也濕透了濃密的陰毛。「媽,你這裡好美。」「俊……嗯……它以後……也都是屬於你的了。」我舔著嶽母的小屄,用舌頭撐開那條細縫,舔著陰核。「啊……啊……俊……好女婿……你弄得我……好……好舒服……」嶽母忍不住轉過身來,瘋狂的吻我,一手仍不停的套弄著我的陽具。「好女婿……我要……」「媽,你要什麼?」「你……壞……明知故問。」「我要你說嘛!」「不要,人家……說不出口啦……」「媽……我們之間不需要有什麼顧忌了,是不是?想什麼就說吧!」「可是……哎呀……說不出來……羞死人了……」「說嘛!我要聽」「我……我要……」「要什麼?」「我要你……幹我……」「幹你什麼?」「你壞死了啦!欺負我。」嶽母輕輕的捶打我的胸口。「媽,你要說出來,這樣我們之間才可以完全的享受男女之間的樂趣,別怕羞,來,告訴我,你想要什麼全都說出來。」「小俊,你……說的是有道理……我」我輕吻她的嘴唇。「俊……啊……我不管了……我要你用你的陽具,……插進媽的小屄……幹我……用你粗大的陽具……插進嶽母的小屄……」嶽母一口氣說完,已經嬌羞得把臉埋在我的胸膛。我馬上褪下嶽母的三角褲,哇!整個陰戶已經完全的呈現在我麵前。我抬起嶽母的雙腿,將它張開,現在看得更清楚了,黑色的陰毛下麵,陰唇已經微微翻開,淫水正汩汩的流出,我握著飽漲的陽具,用龜頭抵住嶽母的小屄,來回撥弄,仍捨不得馬上插入。「好女婿……不要再逗媽了,快……插進來……幹我……」我再也忍不住,頂開嶽母的陰唇,推了進去。「啊……輕……輕點……你的太大了……要輕點……」我順著淫水的潤滑,推進了一個龜頭.「啊……」媽的全身繃得緊緊.終於,我用力一推,把陽具全部插進嶽母的小屄裡麵,好棒,嶽母的小屄好緊,溫暖的肉壁,緊緊的包住我的陽具。「啊……好……好美……好女婿……終於給你了……你終於幹我了……嶽母想要你……幹」嶽母整個解放了,已經沒有了倫常的顧忌,徹底的解放了,我更加賣力的抽動著。「嗯……喔……親愛的……你幹死媽了……好……舒服……再來……快……」我索性把嶽母的雙腿架在我的肩上,把她的陰戶抬高,時深時淺,時快時慢的抽送。「喔……你好會插屄……媽要投降了……啊……幹我……再幹我……好女婿……我要……我每天都要……都要你幹我……媽是你的……啊……」嶽母的淫聲浪語更刺激著我,十分鐘過去,我們身上都已經被汗水濕透了。「親女婿……媽快不行了……你好厲害……好會幹屄……媽快被你……幹死了……啊……快……快……媽快洩出來了……」我已經決心讓嶽母完全對我死心塌地,所以一直忍著,不讓自己射精,一定要先讓嶽母洩出來,我快速的衝刺。我用雙手托起她那光滑雪白的肥臀,輕抽慢插起來。而嫂子也扭動她的柳腰配合著,不停把肥臀地挺著、迎著。我九淺一深或九深一淺,忽左忽右地猛插著。嶽母暴露出了風騷淫蕩本能,她浪吟嬌哼、朱口微啟,頻頻頻發出消魂的叫春。「喔……喔!……好女婿!……太爽了!……好……好舒服!……小屄受不了……小傑……你好神勇,嗯!……」幾十次抽插後,嶽母已顫聲浪哼不已。「……唔……啊!……你再……再用力點!……」我按她的要求,更用力的抽插著。「媽媽,叫我親哥哥。」「不要……我是你嶽母…」「那叫我女婿!」「……嗯……羞死了……你勾引……嶽母……」看來她不聽我的話,於是我又加快了抽插速度,用力深度插入。「嶽母,叫我親哥哥!」「啊……小……嗯……親哥哥!快幹我!……」這招果然有用。「快說你是淫嶽母,是小肥屄嶽母!」「……你太……太過份啊!」「快說,不然我就不幹你了!」我故意停止抽動大雞巴,把她的肥臀放在床上,害得嶽母急得粉臉漲紅。「羞死人……我是……小肥屄嶽母……我是……淫嶽母!……親哥哥!……啊……快!……幹我!」我聽後大為高興,隨既翻身下床,將嶽母的嬌軀往床邊一拉,再拿個枕頭墊在她的肥臀下,使嶽母的小屄突挺得更高翹,插得嶽母嬌軀顫抖。不多時嶽母就爽得粉臉狂擺、秀髮亂飛、渾身顫抖,受驚般的淫聲浪叫著:「喔……喔!……不行啦!……快把我的腿放下……啊!……受不了啦!……嶽母的小屄要被你插……插破了啦!……親弟弟……你……你饒了我啊!……饒了我呀!……」嶽母的騷浪樣使我看了後更加賣力抽插,我一心隻想插穿那誘人的小屄才甘心。嶽母被插得欲仙欲死、披頭散髮、嬌喘連連、媚眼如絲,香汗和淫水弄濕了一床單。「喔……喔……親哥哥……你好會玩女人……嶽母可讓你玩……玩死了……哎喲呀!……」粗大的雞巴在嶽母那已被淫水濕潤的小屄如入無人之地抽送著。「喔……喔……親……親哥哥!美死我了!……用力插!……啊!……哼……嗯……」嶽母瞇住含春的媚眼,激動得將雪白的脖子向後仰去,頻頻從小嘴發出甜美誘人的叫床。嶽母那又窄又緊的小屄把我的雞巴夾得舒暢無比,於是我另改用旋磨方式扭動臀部,使雞巴在嶽母的肥屄嫩肉裡迴旋。「喔……親……親女婿……嶽母……被你插得好舒服!」嶽母的小屄被我又燙又硬、又粗又大的雞巴磨得舒服無比,暴露出淫蕩的本性,顧不得羞恥舒爽得呻吟浪叫著。她興奮得雙手緊緊摟住我,高抬的雙腳緊緊勾住我的腰身肥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我的雞巴的研磨,嶽母已陶醉在肉慾的激情中。浪聲滋滋,小屄深深套住雞巴。

如此的緊密旋磨可能是她過去與她老公做愛時不曾享受過的快感。嶽母被插得嬌喘籲籲、香汗淋淋、媚眼微閉、姣美的粉臉上顯現出性滿足的歡悅。「嗯……親哥哥!……嶽母……肥屄嶽母……好……舒服!……好爽!……親哥哥!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哎喲!……你……你的東西太……太……太大了!」浪蕩淫狎的呻吟聲從嶽母那性感誘惑的艷紅小嘴頻頻發出,濕淋淋的淫水不斷向外溢出沾濕了床單。「心愛的媽媽,你滿意嗎?你痛快嗎?」「嗯……嗯……你真行啊!……喔……我太……太爽了!……唉唷!」嶽母這時已被我挑逗得心跳加劇、血液急循、慾火燒身、淫水橫流。她難耐得嬌軀顫抖、呻吟不斷。「嶽母,你說什麼太大呢?」「討厭……你欺負我,你明知故問的……是你……你的雞巴太……太大了!……」嶽母不勝嬌羞,閉上媚眼細語輕聲說著。我於是故意讓端莊賢淑的嶽母再由口中說出些性器的淫邪俗語,以促使她拋棄羞恥,全心享受男女交歡的樂趣。「嶽母你說哪裡爽?……」「羞死啦……你……你就會欺負我……就是下……下麵爽啦!……」她嬌喘急促。「下麵什麼爽?……說出來……不然親女婿可不玩啦……」嶽母又羞又急:「是下……下麵的小屄好……好爽!……好舒服!……」「嶽母你現在在幹什麼?」「羞死人……」性器的結合更深,紅漲的龜頭不停在小屄裡探索衝刺,雞巴碰觸陰核產生更強烈的快感。嶽母紅著臉,扭動肥臀說:「我……我和小俊做愛……」「你是小俊的什麼人?」「羞死了……」「快說!」我命令道。「是……是……小俊的嶽母……我的小屄被小俊……我的親女婿……插得好舒服!……嶽母是淫亂好色的女人……我……我喜歡小俊你的大雞巴!……」嶽母這時舒暢得語無倫次,簡直成了春情蕩漾的淫婦蕩女。看著嶽母變成一個蕩婦,並說出淫邪的浪語,這已表現出嶽母的屈服。我愛撫著嶽母那兩顆豐盈柔軟的乳房,她的乳房愈形堅挺。我用嘴唇吮著輕輕拉拔,嬌嫩的奶頭被刺激得聳立如豆,挑逗使得嶽母呻吟不已,淫蕩浪媚的狂呼、全身顫動淫水不絕而出,嬌美的粉臉更洋溢著盎然春情,媚眼微張顯得嬌媚無比。「哎喲……好舒服!……拜託你抱緊我!……親哥哥!……啊啊嗯……」淫猥的嬌啼露出無限的愛意。「哎喲!……親……親女婿!……好舒服!……哼……好……好棒啊!……嶽母好……好久沒這麼爽快!……喔……我的人……我的心都給你啦!……喔喔……爽死我啦!……」嶽母失魂般的嬌嗲喘歎。粉臉頻擺、媚眼如絲、秀髮飛舞、香汗淋淋慾火點燃的情焰促使她表露出風騷淫蕩的媚態。她完全沉溺性愛的快感中,心花怒放、如癡如醉、急促嬌啼,嶽母騷浪十足的狂吶,使往昔端莊賢淑的風範不復存在,此刻的嶽母騷浪得有如發情的母狗。「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喔……我又要洩……洩了!……」嶽母雙眉緊蹙、嬌嗲如呢,極端的快感使她魂飛神散,一股濃熱的淫水從小屄急洩而出。為了徹底贏取嶽母的芳心,特別是以後我能隨時幹她,我又把洩了身的嶽母抱起後翻轉她的胴體,要她四肢屈跪床上。嶽母依順的高高翹起那有如白瓷般發出光澤而豐碩渾圓的大肥臀,臀下狹長細小的肉溝暴露無遺,屄口濕淋的淫水使赤紅的陰唇閃著晶瑩亮光。嶽母回頭一瞥,迷人的雙眸嫵媚萬狀。我跪在她的背後,用雙手輕撫著她的肥臀,一邊親吻著嶽母嘴唇。好美的圓臀啊!「哎呀!」當我把雞巴從後麵插入小屄時,她嬌哼了一聲,柳眉一皺,雙手抓住床單。我把整個人俯在她雪白的美背上,我頂撞地抽送著雞巴,這般姿勢就如在街頭上發情交媾的狗。端裝的嶽母可能從來沒有被這樣幹過,這番「狗交式」的做愛使得嶽母別有一番感受,不禁慾火更加熱熾。嶽母縱情淫蕩地前後扭晃肥臀迎合著,胴體不停的前後擺動,使得兩顆豐碩肥大的乳房前後晃動著,飄曳的頭髮很是美麗。我用左手伸前捏揉著嶽母晃動不已的大乳房,右手撫摸著她白晰細嫩、柔軟有肉的肥臀,我向前用力挺刺,她則竭力往後扭擺迎合。成熟美艷的嶽母品嚐狗族式的交媾,興奮得四肢百骸悸動不已,使得她春情激昂、淫水直冒。大雞巴在肥臀後麵頂得嶽母的屄心陣陣趐麻快活透,她艷紅櫻桃小嘴頻頻發出令天下男人銷魂不已的嬌啼聲,而「卜……滋……卜滋……」的插屄聲更是清脆響亮。「喔……好舒服!……爽死我了!……會玩屄的親……親女婿!……嶽母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喲!……喔……喔……」她歡悅無比急促嬌喘著:「……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雞巴!……啊……美死了!……好爽快!……嶽母又要洩了……」她激動的大聲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淫蕩聲音是否傳到房外。她光滑雪白的胴體加速前後狂擺,一身佈滿晶亮的汗珠。我聽到嶽母的告饒,更是用雞巴猛力的抽插,所帶來的刺激竟一波波將嶽母的情慾推向高潮尖峰,渾身趐麻欲仙欲死,屄口兩片嫩細的陰唇隨著雞巴的抽插而翻進翻出,她舒暢得全身痙攣。嶽母小屄大量熱乎乎的淫水急洩而出,小屄的收縮吸吮著我雞巴,我再也堅持不住了。「嶽母,我也要洩了!」於是快速地抽送著,嶽母也拚命抬挺肥臀迎合我最後的衝刺。終於「卜卜」狂噴出一股股精液,注滿了小屄,嶽母的屄內深深感受到這股強勁的熱流。「喔……喔……太爽了!……」嶽母如癡如醉的喘息著俯在床上,我把嶽母抱在懷裡,熱情地吮吻著她的粉頰、香唇,雙手頻頻在嶽母光滑赤裸的胴體亂摸、亂揉,弄得她搔癢不已。「媽媽,你舒服嗎?滿意嗎?」嶽母羞怯而低聲地說:「嗯,媽媽好舒服。你可真厲害,我真要被你玩死啦。」嶽母羞得粉臉緋紅。「我的大雞巴,媽媽你喜歡嗎?」「我好喜歡。」「那我現在給你吃,好不好?」「嗯。」嶽母躺在我雙腿間,把我的雞巴放進嘴裡。「您和朱叔叔怎麼在一起的?」「有一次,我正睡午覺,突然有人敲門,我就去開門。原來是你朱叔叔。」嶽母斷斷續續地說。「後來呢?」「後來,你朱叔叔進來了,我給他倒水他喝,他不時看著我。突然,他把門關上,就抱著我。」「哦。」「我問他做什麼?他說我穿的太性感了,想……想操我。」「你穿的什麼?」「穿著一件很寬大的白色絲質睡衣,裡麵是粉紅色的內衣內褲。」「是很性感啊!後來了?」「他抱著我,去摸我的乳房,我的小屄。」「那您怎麼做呢?」「我開始反抗啊,沒想到他把我的內褲撕掉了,把我按在沙發上,開始強暴我。」「你沒叫呀?」「開始我想叫啊,可後來……」「後來我也想啊……」嶽母羞愧地說。「你們做了多長時間?」「半個小時,他射精了。我還以為他結束了。」「哦,他怎麼做?」「還不算哩!那時我都以為玩完了。那裡知道他把我抱到浴缸邊沿,然後坐下來,把頭埋在我的兩腿中間,用舌頭舔我的小屄,我被他弄得好衝動。就忍不住叫起來了。他可不理我,一味將嘴唇吻我的陰核,還用舌頭伸入我的陰道裡攪弄。」「那你有沒有把他的放入嘴裡呢?」我問道。「我……」「有沒有呢?」我追問。「他把我底下弄得很想,他又硬不起來,我就替他含了。不過我含了一會兒他就硬起來,於是我們到臥室又玩了起來……」「我的肉棒好吃,還是他的好吃?」我沒等嶽母說完,又將肉棒插進她嘴裡。「你的大,你的好吃。」「以後您還讓他操不操你?」「不讓他操我了,我的小屄隻是你一個人的。」嶽母吐出我的肉棒說。「還有呢?」「還有……還有我每次都吃你的大肉棒。」「朱叔叔強姦了你,我也要強姦你!」「你喜歡,你就操我,不需要強姦的!」「我喜歡強姦的滋味。您換件性感的衣服吧。」不一會兒,嶽母換上了一套鮮紅的網狀三角褲和胸罩。我猛地跑過去,把她抱在懷裡,往床上一丟,撲了上去,撕開她的三角褲,扶著陽具抵著嶽母的小屄往前一挺。「噗……」一聲就全根沒入嶽母的陰戶。「媽,不喜歡我強姦你嗎?」「……喜歡……媽喜歡……喜歡被親女婿……強姦……啊……滋……滋……啊……幹我……用力幹嶽母……強姦嶽母……啊……好棒……」「我們去客廳吧,我想在客廳操你。」「嗯,我聽你的,我是你的。」在客廳裡,嶽母把我的陽具含進嘴裡.然後我讓她靠在客廳的墻邊,抬起她的左腿。「俊……我想站著幹……可以嗎……」「試試看吧。」說著我彎下腰來配合嶽母的身高,握著陽具抵住嶽母的陰戶。「滋……」我一挺腰頂進去了一半。「啊……俊……不行……我不夠高……插不到裡麵……嗯……」我索性將嶽母的右腿也抬起來,讓她背靠著墻雙腳騰空。「滋……」已經全部進去了,我隨即開始抽送著。「啊……好女婿……這姿勢……好……你好棒……媽……小屄好爽……幹嶽母……幹你的親嶽母……嗯……滋……滋……」嶽母雙手環抱著我的頸子開始浪叫。「媽……我們到鏡子前麵……我要你看看……嶽母的小屄吞進女婿雞巴的樣子。」我邊抽送邊抱著嶽母來到客廳的落地鏡前麵。「啊……我看到了……小俊……你的雞巴……好大……媽的小屄……啊……都塞滿了……」

從鏡子裡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嶽母的陰唇隨著我的抽送,不斷的翻進翻出,這景像更添了許多做愛的情趣。「啊……親哥哥……柔妹的……小屄……被你幹翻了……」後來,我們倒在沙發上睡著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一點了,懷裡的嶽母已經不在,聽到廚房裡有聲音,我赤裸著身體來到廚房,嶽母已經換上了衣服,是另一件我沒見過的蕾絲睡衣,依然可以看見睡衣裡麵另一件窄小的粉紅色三角褲,嶽母轉過身來。「俊,你醒了,吃點東西吧!」「媽,你真的好美啊!」我一手接過她的水果,一手摟著她的腰說.「嗯……隻給你看喔!」嶽母像個頑皮的小女孩,俏皮的說.我掀起嶽母的睡衣,想仔細看看這件粉紅色的半透明三角褲,好小的一件,兩邊隻是用一根絲帶繫著,中間的部份隻蓋住了重要的部位,濃密的陰毛從三角褲的邊緣蔓延出來,我不禁伸出手輕輕的撫摸它。「喜歡嗎?」「媽,我很喜歡,好漂亮,好性感。」說著的的手伸進了三角褲裡麵,整個手掌貼著嶽母的陰戶,撫弄著陰毛。「媽,你的毛好柔軟,摸起來好舒服。」我用中指順著嶽母的裂縫來回搓揉。「嗯……啊……俊……先吃吧……吃飽了……媽……再給你……給你幹……我今晚……要讓你完全的享受我的身體……嗯……」「媽,那你呢?吃飽了沒有?」「媽吃過了,不過……媽還想吃……」我把吃了幾口的水果遞給嶽母。「不要,我不要吃這個,我要……我要吃……你的……」嶽母細聲的說著,然後伸手握著我又勃起的陽具。「媽……好,讓我先舔舔你的小屄。我放下水果抱起嶽母,讓她坐在沙發上,我低下頭靠近嶽母的陰戶,那裡已經又是淫水氾濫了,我沒有脫下三角褲,就隔著這薄薄的一層,我開始舔弄小屄的部位,「喔……嗯……親……親愛的……好……」我翻開粉紅色的三角褲,將舌頭伸進的嶽母的陰唇。「啊……嗯……媽好幸福……好舒服……再進去……再進去一點……」一股白色的淫水汩汩地流出,我把它吸進口中,吞了去。「媽,你小屄的水好香,好好吃。」「吃吧……親愛的女婿……吃媽的小屄……」嶽母舒服的仰起頭雙手抱著我的頭,撫弄我的頭髮,一副忘我的樣子。「乖女婿……我要……我要你……幹我……用你的大雞巴……幹進我的小淫屄……不……不要再舔了……媽快受不了……」「媽不是還要吃我的陽具嗎?」「要……媽要……媽要用小屄……吃你的……大雞巴……」我馬上將嶽母的雙腿架在肩上,握著陽具,抵著嶽母的陰戶,但是並沒有馬上插進去,隻是在洞口不斷的磨擦。「小……你好壞……又要逗媽了……快……快插進來吧……」我輕輕一挺,粗大的陽具就全部頂進了嶽母的陰道裡麵。「啊……好粗……好棒……好女婿……媽的小屄……好滿足……」我先慢慢的抽送,插得嶽母不停的淫聲浪叫。「幹我……女婿……你好會幹……屄……啊……嶽母愛你……嗯……」一會兒我抱起嶽母,陽具仍然插在嶽母的陰道裡麵。「好女婿……你要……帶媽去那裡……?……啊……這樣……好爽……」我讓嶽母整個攀在我身上,一邊走向臥室,一邊抽送。「好女婿……親哥哥……你那裡學來的……這一招……好棒……」嶽母一路上浪叫不停。來到臥室後,我放下嶽母,抽出陽具。「不要……你壞……怎麼不插了……媽正舒服呢……。」「媽,我們換個姿勢,你在上麵,好不好?」「壞死了」嶽母說著翻身跨坐在我身上,一手扶著我的陽具抵住屄口,迫不急待的用力一坐。「嗯……美……美死了……」嶽母隨著床的擺盪,一上一下的套弄,不時的閉上眼睛,享受這種主動的快感。「媽,我要來了……」我也順著床的擺動,上下的配合嶽母的套弄,隻聽見彈簧床和陽具抽動小屄的唧唧聲。「唧……唧……唧……」嶽母的淫水流得好多,我的大腿都沾滿了。「啊……啊……好棒……我飛上天了……親女婿……你好棒……媽快……快不行了……沒力了……」我隨即一個翻身,把嶽母壓在下麵,抬起她的雙腿,幾乎將她的身體彎成了一百八十度,陽具在小屄裡一陣狂插猛送。「唧……噗……唧……唧……噗……唧……唧……噗……唧……」「乖女婿……媽的小屄……美……不美……你喜不喜歡……?……啊……媽愛你……小屄……小浪屄愛你……的大雞巴……幹我……幹你的丈母娘……幹死我了……媽的小屄……永遠……隻給我親女婿幹……啊……」突然一陣酥麻,我忍不住射出了精液,媽同時也洩了。整個身體緊抱著我,雙腿夾著我的腰不肯鬆開.過了一會兒。「媽,小柔。」我輕喚仍在陶醉中的嶽母,粗大的陽具仍然滿滿的塞在嶽母的小屄裡麵。「嗯……俊……媽好幸福,給你幹死了,你怎麼這麼厲害?」「那你還和不和朱叔叔做愛啊?」「乖女婿……嶽母的小屄……今天……以後……都屬於你的……」就這樣我和嶽母不斷的變換各種姿勢,瘋狂的性交,嶽母不停的浪叫著,不知道洩了多少次,一直到天亮我們才相擁著沉沉睡去。第二天,我醒來時陽具仍然插在嶽母的小屄裡麵,看看手錶表已經快中午了,嶽母也同時醒來。從此以後,我去嶽母家,她就隨時都會換上各種誘人的三角褲,等待著我去愛撫。隻要我去看她,,我們都一起洗澡,在浴室裡做愛,嶽母做菜時,我偶而會從後麵掀起嶽母的裙子,褪下她的三角褲,從背後插入嶽母的小屄。我們都能充份的享受到那種拋開倫常道德顧忌以後那種無拘無束的性愛,我尤其喜歡嶽母像情竇初開小女生的那種天真和頑皮,更喜歡嶽母大膽奔放的淫聲浪語,我真的好快樂,好幸福。我和嶽母真的是天天沉醉在性愛的樂趣當中,我也很驚訝我很母子兩人竟然都像發情的野獸一樣,似乎隻要在一見麵,身體就自然的點燃熊熊慾火,一個眼神的交會,彼此就會明白彼此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