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古典武侠  »  桃李剑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桃李剑

楔子

深秋,河北沧州府,西门内铁狮子大街北面紧西头的一座院落,两扇生铁色的街门之上,横插着一面一尺来宽、二尺长的一面水青色粗布小旗,正中是一个黑色的“镖”字,右边一列绣金字“陕西远致镖局孟”,下方横书两个小字“分号”,旗左下写的是“河北沧州关”。原来,此处是一家镖局,门面虽然只有七、八尺宽,这宅院却颇深。进得门来,影壁墙後是两丈见方的头院,一个短衣邦的汉子正缩在墙角打盹;进二道门内,是个练武场,墙根的一排兵器架子上,斜放着几把刀剑,却不见人。再往里走,三套院里迎面有三间北房,是镖头接买卖的地方。再後面的院子较大,五、六间房,便是柴房、厨房、以及趟子手、杂役和小镖头的住处了。院东北角还有一个小门,若不细看都不易发觉,这门平日里总是掩者。门後是一条五尺宽向东的小路,只四、五丈深,巷子尽处还有两个独门小院,右首这院住的是着镖局中最有名望的镖头--龙九风,左首院中住的就是镖局的关总镖头。这总镖头姓关名世杰,据说是宋朝梁山好汉大刀关胜的後人,若再往上追,便是三国时的关云长了。他家的这一系虽是旁支,家道平平,却得传了关氏的绝技──春秋刀法,加之他祖上出了一位武学高人,将这马上交战所使的大刀刀法化为步站所用的单刀刀法,去莩存菁,传下了一套大环刀法。这关世杰更是天生异禀,自幼习练家传刀法,一点即通。到得十五、六岁上,已长得是身高九尺,膀阔三庭,浓眉虎目,仪表堂堂,颇有关氏英雄先祖之遗风。关世杰十九岁出道之时,大环刀法纯熟,更加之天生神力,身材魁梧,大刀施展开来,纵横捭阖,俨然有大家之风。他闯荡江湖一年有後投到陕西西安远志镖局孟老爷子手下。说起孟老爷子,江湖上是大大的有名,不但武功高强,走镖甘陕晋豫等地极少闪失,还在陕晋两地开了数家买卖、钱庄。可谓是富甲一方,更是武林中的富豪之家。孟老爷子与关家的上代有些渊源,又见关世杰仪表不凡,武功精湛,很是喜欢,遂将他留在身边。关世杰在远志镖局处世得体,办事练达,孟老爷子对他更是信任有嘉。岁月如梭,转眼便是十年,关世杰在镖局已是极有头脸的人物,内外事务,均是拿得起放得下。孟老爷子见关世杰将镖局打理得井井有条,心中不禁有喜有 ∶喜的是关世杰人才难得; 的是自己的几个儿子才能及不上他的一半,又不得历练,镖局终究要靠自己的儿子,却又不便让关世杰就此放手。孟老爷子琢磨多时,倒想出了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原来远志镖局走镖冀鲁日见增多,那两地却无镖局分号,显得颇为不便。於是派关世杰在沧州设立分号,一来多做买卖,二来顺便将本地事务交於自己几个儿子。孟老爷子深知关世杰有自立之能,但终觉对他有所亏欠,於是修书一封给保定府锁喉枪少侠龙九风,请他相助关世杰。龙家早年曾受过孟老爷子的恩惠,龙九风接了书信,知恩图报,当下辞别高堂,带同新婚妻子李氏月仙,来到沧州。龙九风年纪虽轻,却已是侠名远播,武功极是了得。他加盟沧州远志镖局,夫妇二人住进镖局後院,立时让镖局声威大振。关世杰来到沧州,已明白了孟老爷子的心思,他虽略有不满,却也乐得自立门户,只愁人生地不熟,见来了龙九风这样的强援,心中便再无担 ,立志大干一场。二人惺惺相惜,同心协力将这镖局开了起来。这镖局开了近一年,虽称不上大,却也有了几个主顾。只是这些主顾皆是募龙九风之名前来托镖,指名要龙少侠押运。如此一来可苦了龙九风,只得常年在外行走。镖局内已无多少人手,关世杰便留守打理。今日,龙九风又是押镖在外,他家小院的门也紧闭着。左首边关世杰的院中种着几棵槐树。如今枯黄的树叶已落了满地。秋风一吹,沙沙作响。此时,又是一阵风起,和着院中枯叶之声,却听得屋中传出∶“啊┅┅啊┅┅”一阵春声,销魂蚀骨。屋内,关世杰一丝不挂,立在一张大桌旁边,桌上平躺着一个妇人,双腿分开扬起,关世杰两手抓住了妇人脚踝,好似抓鸡一般提起,下面一根鸭蛋粗的肉棒,在妇人骚穴内不住进出,时而左冲右突,呱唧呱唧之声,一片嘹亮,如马踩烂泥。妇人淫水顺流而下,将桌面地面湿了一大片,一身的白肉,不住颤动,披散着头发和了汗水贴在脸上,看不出相貌如何。关世杰插得兴起,将妇人那一双白生生的小脚拿到嘴边,低头在脚心一阵猛亲;妇人本已被抽得痴痴迷迷,脚心一阵阵又是麻又是痒,顺着大腿传过来,花心深处都是又麻又痒,让肉棒一插,好似浑身都趐了一般,下身骚穴一阵紧缩,禁不住“啊”的一声呻吟,头颈也向上一昂,脸上的头发滑落开去,露出一张含春俏脸,两靥桃红,凤眼乜斜,竟是龙九风之妻∶月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