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大學生買內褲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大學生買內褲

大一那年迷上玩BBS…突然一個傳訊映入眼簾…「你想要買我穿過的內褲嗎?」向來好色的我也不禁一愣…天吶?!耍我嗎?忍不住也回了那人說:「妳是男的女的?」一番對話後,才知她是個女生,18歲,一所知名的女子高中生。在好奇心誘引之下,就約她在台北市市立圖書館見麵交易。那天是星期四下午約五點左右,她穿著她們學校的製服前來。雖然是清湯掛麵的髮型,但遮掩不住她那清麗的麵貌。她的製服應該是訂做的,因為她的身材充分表達出來。她先帶我到廁所旁的逃生梯,她問我願意出多少錢買?當時我隻有兩千元,於是我便出兩千元。她很爽快的答應了,我便給了她錢。我就等她拿出她的小褲褲給我,誰知她居然叫我帶她進去男廁所,因為她要把她身上穿的內褲脫下來給我。我既驚訝也十分開心,因為實在是太刺激了。她看了看我,在我的耳邊小聲的說:「你先去男生廁所看有沒有人。」奇怪了?!為什麼要去男生廁所呢?當時的我並不了解,我問:「為什麼呢?」她嬌媚的在我耳邊細細的說:「難道你要人家在這裡脫嗎?」原來她是要賣我她現在穿著的那條小褲褲。「哇!這樣的女生那裡是甚麼味道呢?是肥皂的香味呢?是人體的香味?還是淫臭味呢?」不知不覺的我竟幻想起來。「快點去啦!你這樣要人家等嗎?」她的軟語把我從幻想拉回現實裡來。我當然就去探勘場地了!發現四樓的男廁所空無一人,或許大家都去吃晚飯了吧。我看了看手錶,果然已經快六點了,我迅速回去找她,還好還在,不然就真的是做了場春夢!我說:「四樓男廁所沒人,妳快點去吧!」她說:「你不陪我去嗎?幫我把風呀!」她不等我答話,就摟著我的手向男廁所走去。我的手不斷碰到她的胸部,至少是C—CUP的胸部,不大不小,正是我喜歡的類型,心裡想真是棒極了。她四處張望了一下,迅速帶我衝進了男廁所,幸虧沒人不然這可好玩了!她打開了其中的一扇門,走了進去,我站在門外以便把風,她突然抓住我拉了拉,示意要我進去。我覺得奇怪,便問她:「為什麼要我進來呢?」她說:「你站在外麵,萬一有人進來,反而令人覺得奇怪吧?!」我想也對,便跟她進去了。不對呀!!!那她脫褲子的時候豈不是會被我看光!我一想到這,連忙轉了個身,以免看到那就太不好意思了。還好廁所夠大,不然兩個人貼在一起還得了?!正想到這裡,她的動作一直碰到我,不過我還是不敢看她,深怕一轉頭就是那種畫麵。突然她靠了過來,又在我的耳邊說:「你好老實喔!」霎那間我的臉都紅了!她接著問:「你要不要人家在內褲上留下那種液體呢?」這…這真是有如霹靂一般!答應了很不好意思,不答應又白白喪失掉。在惡魔的驅使下,我害羞的點了點頭。點頭的時候看到自己的弟弟似乎已經蠢蠢欲動了。她又問:「那你想不想要看我自慰呢?」「可以嗎?」我用壓低而沙啞的聲音問道。她用手拉我轉身,一轉身就看到她的眼神充滿了嫵媚,我的自製力也麵臨崩潰的邊緣。她稍稍後退了些,手伸往她那裙子下的神秘地帶開始撫摸了起來。我不禁也蹲下去,想要看仔細一些。她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內褲,剩下的因為裙子的關係看不到;但是她細白的大腿卻是一覽無遺,而且小腿和大腿的比例勻稱至極。我看過許多腿,這種型的正是我理想中的美腿!更令人興奮的是她穿的正是當時十分前衛的泡泡襪!配合一雙圓頭鞋!正是日本女高中生的製服配備!A片裡我最喜歡的正是女學生劇情的了!!!天吶!神呀請多給我一些錢好買下她吧!!!真是完美的女孩呀!看著她在自己的私處遊移,臉蛋越來越紅潤,真是美極了!她又解開她製服的鈕扣,把手伸進去搓揉著自己的雙乳。哇!她的胸罩也是白色的,而且還有蕾絲邊的!不久她漸漸發出了淫蕩的喘息聲。此時我也看到她的白色內褲已經濕透了,變得略為透明。她突然停了下來,我以為她已經覺得夠了,準備轉身讓她脫下來給我,我站了起來,她伸出手拉著我,她的手指間還有些濕濕滑滑的。她說:「你幫我安慰一下吧?!我的手昨天打球很酸了!」我整個人也愣住了。「快一點嘛!」她晃著我的手說著。我的自製力完全崩潰,我溫柔的向她靠近了些,伸手向她神秘的部位摸去。

我隔著她的內褲撫摸,其實並不十分濕潤,可見她剛剛一定摸沒多久,就直接伸進內褲裡麵去了,可見她的需求很強,但我仍然隔著內褲摸索著,因為內褲才是我的記念品。她嬌喘著說:「快!不要再吊我胃口了。」我問:「那妳允許我做甚麼呢?」「你想怎樣就怎麼樣吧!嗯…」「可是我還是處男耶!妳願意嗎?」「我也還是處女呢!嗯…可是實在是好棒!」她嬌喘的在我耳邊說著:「人家很想要嘛,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可是要溫柔一點喔!人家怕痛。」「真的?」我問道。「你很壞呀,這種話還要人家再重覆一次嗎,討厭…」她語帶嬌媚的說。「那我要開始了喔!」「快點…」我首先溫柔的親著她溫潤的雙唇,雙手摸著她那臀部,攬著她那纖細的腰際,心中想:著就當是一場春夢吧…她細若無骨的雙手抱著我寬厚的胸膛,我更加緊親吻,隻想保留這一刻,雙手開始在她的臀部撫摸起來,慢慢地移向她的雙峰…由於之前她的自慰已經解開了兩個釦子,我的手隻能伸進一隻,那隻手便在她的胸罩上搓揉著她那不小的乳房,而另一隻手隻好摟著她的腰。她的胸罩上麵並沒有許多的蕾絲,花樣應該並不花俏。很快的我便伸進她的胸罩之下,直接觸摸她的雙乳,她的皮膚很好細緻到了極點,乳頭已經微微堅挺起來;我用指尖挑逗著她的乳頭。她停止了跟我接吻的動作,而準備解開她剩餘的鈕釦。我製止了她,我說:「解開女生的衣服是男生的義務!」我便幫她解開剩下的鈕釦,此時才看到她的胸罩的樣式,很樸素,但適合清純的女生!她的胸罩已經因為我剛剛的愛撫歪了一邊,我索性將它拉上去,一邊用嘴巴吸吮著,另一邊則用手撫摸著她。此時她用雙手拉著我另一隻朝她的私處前去,我也就隔著內褲撫摸著她的私處。不久她的私處便有了反應,內褲開始變濕,她的呼吸聲也越來越大聲。還好,還沒有人進來,真是天助我也!我停下了刺激她的胸部,因為半蹲的姿勢實在是很累,於是我蹲在她的股間,掀起那一向熟悉的百摺裙,終於看見這次交易的商品。那是一條白色的純棉內褲,隻有上麵有一個小蝴蝶結。我的手仍然在她的私處撫摸,她的雙手抱住我的頭。她小聲的說:「伸進去沒關係!」話才說完突然她的私處的液體大增,沾滿了內褲底端。已經濕漉漉的了,我的戰利品也終於完成了。我也就乾脆從胯間內褲的縫隙伸進去,撫摸她的神秘地帶。整個濕淋淋的陰戶被我的手探索著,我從未摸過女生的私處,所以我很仔細的摸著,但是因為一隻手實在太慢,我就站了起來把兩隻手都伸了下去;一隻從前麵,一隻從後麵,摸著她的陰戶跟屁股。她緊緊的抱住我,親吻我。我的手為了回應她,就把她的陰戶撥開,用另一隻手玩弄著她濕潤的陰道跟微微突起的陰核。她再也受不了我如此的逗弄,拚命的要求著:「快點,我要,快嘛!」這樣的清純女孩的要求,我怎忍心拒絕她呢?我再次蹲了下來,把她的內褲脫到腳邊,看到她那濕漉漉的陰戶,呈現著閃閃發光的顏色,稀疏的陰毛沾著一點點的淫水,真是漂亮極了,忍不住摸了她那裡一下,或許是沒有心理準備吧?!她竟然哼了一聲很大聲。這個時候突然有人走了進來,我正驚訝於那人跑了進來,但是他似乎並未發現,而她卻似乎一點也不知,閉著眼睛仍在享受著那份快感。唉!管他那麼多,繼續做吧!我幫她完全的脫下她的內褲,十分珍重的放進了我的背包。當我再轉身的時候,她又抱住我,問道:「換我幫妳服務吧!」不等我回話,她伸手摸向我已經漲大的傢夥,我也不甘示弱,也摸著她濕淋淋的神秘地帶。

她伸進我的外褲中,隔著內褲挑逗著我的陰莖,她蹲了下來,把我的內褲和外褲一併脫下,我漲大的陰莖完全呈現在她的眼前。「天吶!這麼粗呀!」她如此說道。接著她張開她的嘴巴,吸吮著我的龜頭,她用舌尖弄著我的馬眼,含住我的整個龜頭。畢竟我還是處男,一個控製不住便射了出來,完全射進了她的嘴巴。「吐出來吧。」我這麼說著。她「嗯」的一聲,點了點頭,便吐了出來。我把她扶了起來,再次親吻她,用舌頭舔乾淨她的嘴內的一切。我把她溫柔的壓向牆壁,我也蹲下來舔著她的花朵,而且逐漸加強速度和力道。她的私處又再次流出淫水,我也將它一一吸了下去,其實也蠻有另一番風味。我將她的腳放到我的肩上,如此我可以舔的更加深入。我站了起來,將她的細腳放到我的腰際,用手肘壓住,手則在她的大腿遊移。我把我堅硬的傢夥沾滿了她的淫液,頂住她的花心,準備進攻。「妳準備好了嗎?」我問道。「嗯…」她嬌滴滴的點了點頭。「那要開始囉。」我的傢夥開始向她的陰道插入,她的表情出現了疼痛的樣子,但她仍努力的忍受;我大力的用屁股一送,深深地插進了她的陰道。此時她的下體也流出了血,真的是處女。我為了使她忘記疼痛,壓住她腳的手,積極的挑逗她的大腿,而另一隻手搓揉她的乳房,嘴巴親吻著她的唇,她的脖子。她的表情也漸漸的舒緩,而轉成享受的樣子。由於隻有一隻腳被我抬起來,我的陰莖隻能刺激到一部份而已,所以我也將另一隻腳抬起來,讓她靠在牆壁上,我的雙手刺激著她的陰戶、陰核、陰唇、肛門、陰道。尤其是肛門跟陰道,她十分的敏感,摸她的肛門時,她雖然小聲的說:「不要,那裡會臭。」但是一當我摸的時候,她膛內的淫液馬上大增,還不斷發出嬌爽的聲音。而我的陰莖插入陰道,也有時將手指伸入,她雖然痛,但是也十分爽。這女孩該不會也有被虐的傾向吧?!由於這種站立的姿勢很花體力,我雖然感覺到快感,但卻一直達不到射精,而她的淫液已經從穴內不斷滴到她的大腿上,也沿著我的陰莖流下來。我猛力拚命的快插,她的叫聲也大了起來,我趕緊親吻她,以免被人發現。不一會兒,她便說她要高潮了,我加快抽插的速度。她細白的雙腳緊緊的纏住我的腰,我也感應到這樣的快感。更加努力的插入,一陣的快感衝向腦際,我們便都達到了高潮。我強而有力的精液射在她溫暖的腔膛內,她也流了不少的淫水出來。兩個人都幾乎無力,我緩緩的放了她下來。她倚靠在牆壁上,下體除了血,還有我的精液及她的淫水;我拿了衛生紙把她的身子擦乾淨後,才擦拭自己的炮管。兩個人的生殖器都紅紅腫腫的,畢竟還是第一次嘛!我幫她整理整理了衣服,她實在是很累,所以我幫她穿衣服很麻煩。我問:「妳有帶內褲嗎?」她搖搖頭。難道她想這樣子回家嗎?我迅速的溜到外麵,確定都沒人了才帶她出來。我倆都還餓著肚子,我帶她去夜市吃飯,當然也買了內褲。臨別時,我請她做我的女朋友,她並未答話。我問她可以再見麵嗎?她隻要了我電話,說:「隨緣了!」也許真的隻是一場美麗的綺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