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和親生女兒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和親生女兒
我和親生女兒念頭一起便無法遏製,我一邊應付著女兒可憐楚楚的含淚懇求,一邊忍不住時不時瞄一下女兒露在筒裙外的白腿,裙子本來就隻到膝蓋上麵,坐下來就露出半截子大腿,圓潤雪白,我的胸口有點悶,似乎預感到今兒可能要發生點什麼了。女兒也有點感覺,哭泣漸停,臉有些暈紅,眼睛看向別處。我一步步展開常規攻勢,開始她很堅決,還有點生氣地責怪我,我堅決地溫柔地要求,她還是不肯,我開始摸她露在外麵的白白的腿。她滿臉通紅地推拒我的手,然而裙子就不知不覺地到了腰上麵,我開始扯她的內褲,女兒羞得不行,反抗的力氣還挺大,短褲還是被我從她腳上拿掉,女兒掙紮著坐起想搶回內褲,我捉了她白皙的足髁抬起來,她啊的一聲又躺倒在沙發上麵,我舉起她那雪白光潔的兩條腿,分開來,看我朝思暮想了好多年的她的密處,女兒羞得要命,使勁踢騰兩條白生生光溜溜的腿子,我隻用力控製著它們分開著,盯了女兒那黑黑密密軟伏的毛叢,那鼓蓬蓬的地方。然後我就迅速解開褲帶,掏出陰莖湊上去。女兒又哭出來了。我不管不顧地扶著陰莖用龜頭頂在她陰唇中間劃弄,女兒的身子一陣酥軟,我朝裡一送。她啊了一聲。原來她已經流了水了我急不可耐地一下下插著她。女兒越來越喘得厲害,終於呻吟出聲兒,我插一下她啊一聲兒。眼淚還掛在她潮紅的臉上我今天出奇地厲害,不僅插得時間長而且速度快,力度也很重,女兒不一會兒就不行了,她的嘴終於合不攏了,啊啊地連聲喘息叫喚,終於到達顛峰。而我竟還是沒有要射精的感覺,我心頭暗喜,一邊加勁插女兒那個水肉洞,一邊盯著她那張變形似的臉,欣賞她高潮時的神態。待她終於緩過勁兒來,我便把陰莖深深插在她裡麵,開始細細摩挲把玩她那白膩光滑的腿,從飽滿潔白的小腿到豐腴白嫩的大腿,我癡迷地摸著看著,好多次我幻想過女兒的光腿的樣子,也好幾次我偷看過女兒的白小腿,今兒總算如願以嘗,竟出乎意料的順利,我竟真的可以我就正在摸我朝思暮想的東西啊,我仔細地從容地摸著揉著女兒兩條潔白細膩的腿,同時觀看著我和她交接的部位,恍然如在夢中,我不僅叫道乖女兒,女兒的眼睛半開半合,臉羞得通紅。我把女兒白白的腿子舉起,更加清晰地觀看到她的紅潤飽漲的肉穴被我的傢夥插著撐著的樣子,更看見了我無數次想入非非的她的雪白圓潤的屁股,我把她的腿並著放在一邊讓她的身子側著,這樣我就可以隨心所欲地把玩她的白屁股。好白的屁股啊,長得真好,又圓又闊,綿軟光潔,女兒我徹底地玩了你了,我心道。我把女兒弄成跪著的姿勢,她會意地把上身伏下,蹶起屁股,這樣更襯得屁股滾光溜園,潔白無比。她肯定經常這樣子被女婿搞的。我扶著她的白屁股,從後麵把陰莖插進她的陰道,我一邊玩她的白屁股,白白的背,一邊使勁插她,女兒又啊啊地叫起來。真沒想到,平日裡溫婉典雅的女兒原來是這麼會叫床的。女兒很快就又搖搖欲墜了,我也殺紅了眼,緊緊摟著她的髖部,下身使勁聳動,我的小腹和大腿根部一下下撞擊她綿軟圓白的屁股,堅硬的武器一下下在她嫩潤艷紅的肉裡插搗,女兒的手臂早已無力支撐,雪白柔弱的肩膀貼在床上,身子被我撞得前後搖晃。我終於把一束束火熱的子彈射入女兒的體內。我坐在床上喘息,女兒灘成一團泥,趴在床上,我看著她雪白細膩的後背,圓隆突翹的白屁股,白膩的大腿,兩腿間毛茸茸糊搭搭的樣子,不禁心神一陣恍惚,我真的,竟,搞了女兒?我看看女兒的臉,真的是女兒哪。我真的搞了女兒,以前自娛自樂的想像今天變成現實了。我的陰莖又硬起來,我將女兒的身子反過來讓她的臉朝上,女兒還在閉目養神,我抬起並分開她那雙白生生的腿子,扶著陰莖又一次插進女兒的陰道,我看看女兒依舊潮紅的臉,再看看下麵我和她交接處的情景,不斷確認著我確實幹了我的親女兒。我把女兒的白腿兒向上推過去,低著頭盯著她光圓白皙的屁股和毛茸茸濕漉漉的陰部,陰莖在她裡麵緩緩插撥,女兒呻吟了一聲,輕聲道:爸,你不會累呀我嬉笑道:乖女兒,你知道我想了你多少年嗎?今兒我要補回來!女兒呻吟道:沒想到爸你是這樣子的!我道:我也沒想到你是這樣子的怎麼樣?我才知道你,是喜歡讓我操的!我說著,重重插她幾下。女兒不禁閉上眼啊地呻吟幾聲,羞道:爸你原來是個大流氓我一邊插她下麵,一麵盯著她的臉道:舒不舒服女兒不回答,啊啊呻吟起來,雪白的下體早不可遏抑地擰動起來。女兒被我連日帶挑逗搞得神魂顛倒,不一會兒就又丟了。我也控製不住了,我緊緊壓著她,把她的腿壓得貼住了身子,她的手腳八爪魚一般箍住我的身體,我和她的連接處密不透風,我那根棒棒完全沉陷在女兒的肉體裡,在裡麵通通通發射著火熱的炮火。乖女兒,你今天到了幾次高潮我疲倦地從她身上滾下來,扭頭看著仍在閉目喘息的她。你好厲害啊!女兒有氣無力道。女婿怎麼樣,他有沒有我這麼久?我愛撫著女兒平滑白皙的小腹,撫過她那一小片柔軟細密的陰毛,撫過雪白光滑的大腿。乖女兒,你真性感,早知道我早就該幹你了你害死我了,爸。人家知道了就完蛋了!女兒擔心地道。誰知道?女婿?嘿嘿,他知道你跟我到了這麼多次,真的氣壞了。恨死你了,爸。女兒麵紅耳赤地擰我的胳膊。我趁機把她摟過來,我的嘴堵住她的,她有些緊張,沒有回應,看來書上講的不錯,接吻畢竟是不一樣的。雖然我已經得到了她的身子,甚至讓她到了高潮,但這都不能替代接吻。我不屈不撓地吻她柔軟的嘴唇,很快就喚起了她的情感,因為我們已經是好多年的父女了啊,今天又發生了質變。她的舌尖還是回應我。我和她漸漸陷入了情感的旋渦。一種異樣的情感也在我心頭陡然升起。我們一邊親吻,一邊互相撫摸。我的手從她光滑的脊背下到低陷的腰身,又沖上她闊圓飽滿的屁股,她的屁股光潤圓滑,觸手細膩無比,又綿軟異常。